专访《一个都不能少》导演想拍当年穷貌几乎找不到景

想拍当年穷貌几乎找不到景

——本报独家专访《一个都不能少》导演白永成

回想庚子年春节,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危难之际,医护人员逆向而行,铁路部门驰援物资,志愿者通宵值班检查、测量体温……每个人都在为疫情防控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如今,辛丑年春节已至,人们勠力同心应对疫情已成常态,主动做检测、主动报备、主动隔离,每个人都严格要求自己,出门带口罩,尽力做到不串门、不聚集,这便是深藏在每个中国人骨子中的团结,是为更好团聚所做的实实在在的行动,也是蕴含在春节传统文化中的人们对平安、康健祈愿的体现。

无论就地过年还是回家团圆,中国年依然韵味十足,让每一个中国人都幸福满满。(文字:万国强,漫画:刘一江)

就地过年,虽然意味着不能与家人相拥团圆,但网络“搭桥”,也可以与亲友对屏见、聊家常、传欢笑、享喜悦,互致新春祝福,共享春节的温馨与快乐。这个春节,可能将成为很多人最难忘的一次体验。

这次去张掖拍《一个都不能少》,出发前,白永成其实还是有点担心厕所的问题,结果到了村里一看,再也没有三年前和猪圈连在一起的那种厕所,家家户户都有了洁净的卫生间,“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扶贫办帮助家家户户改建了厕所,我这次去的村里,还看到了五星级的厕所,和五星级酒店一样的标准。”白永成说,“短短的三年时间,变化太不可思议了。”

2019年8月,该商用磁浮2.0版列车在长沙磁浮快线启动提速测试。同年9月,测试工作组已完成列车速度130公里每小时内的试验验证工作,对车辆、线路的关键性能指标进行验证及评估,采集了大量宝贵试验数据。此次测试时速突破140公里后,接下来将继续冲刺更高速度。

最让白永成和演员们欣喜的是,现在的农村和城市几乎没有差别,白永成看着那些穿着时髦、踩着高跟鞋的姑娘们走到田间去整理庄稼,孩子们捧着iPad坐在田头玩游戏……互联网让信息畅通,网购也直接送到家门口,太方便了。”白永成说,“更重要的是,当地的水果新鲜,纯绿色无公害,加上张掖的独特地貌,拍完戏,演员们都想再在那里住一段时间。”

“一名1月22日从武汉站上车的G82次列车旅客现已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病毒,请乘警立即协调车班工作人员开展体温监测和活动轨迹调查。”看到信息后,汪江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不出所料,为确保民警和旅客安全,汪江及前期值乘的同事被支队通知自我隔离,其他相关的车班工作人员也收到了铁路运输部门的通知。1月28日22时30分,列车准时到达贵阳北站,本计划回家的他担心感染家人,便主动要求到指定酒店进行自我观察。一切安顿妥当后,汪江才给妻子去了一个电话。

1月27日,经过一天的奔波,列车顺利抵达北京。次日,他又跟随值乘列车从北京返回贵阳。谁知,当列车刚驶离郑州东站,他便收到了支队指挥室推送的旅客感染信息。高铁动车作为公共交通工具,疫情防控刻不容缓!汪江立即找到列车长,将车班全部7名工作人员集中。由于焦虑,现场瞬间就炸开了锅,大家七嘴八舌讨论起来。看到这,汪江立即安抚大家情绪:“我知道大家的心情,但是干着急没有用,先检测一下体温是否异常,再配合做好后续工作。”他一边测量登记,一边详细询问大家近期的活动轨迹,整理汇总后第一时间向上级汇报。

汪江是贵阳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刑侦大队法制员,日常主要负责对支队案件进行审核和开展法制培训。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看到支队许多同事迎难而上冲到工作一线,他也被极大地感染了。随后,他主动请缨值乘往返贵阳与北京的G82/401次列车。这趟高铁动车单边运行3000余公里,不仅单向就需要连续值乘近14个小时,同时要穿过湖北武汉核心疫区,是支队疫情防控的重点列车。

感受到妻子的关心,汪江内心暖暖的。期间,他每天时刻关注单位工作群信息,将自己手写的《请战书》通过微信发到单位,希望隔离结束后立即归队,继续坚守在抗疫最前沿。经过14天的隔离观察,汪江各项身体指标均正常,他如愿收到期盼已久的解除通知,目前已回到工作岗位,和大家一同战斗在铁路疫情防控的一线。也正是凭借这种不畏艰险、冲锋在前的精神,组织经过认真考察,批准汪江火线入党。迎接他的,是党组织对新鲜血液和有生力量的更大考验。

当接到丈夫的电话,滕婷婷的心也紧张起来。这些日子,她被抽调前往贵阳西、上麦等高速公路出站口,配合交通部门和社区工作人员开展防疫工作,由于连续10多天日夜加班,身体已有些吃不消,但为了安抚丈夫,她极力控制住情绪,并对如何做好隔离、防护和增强身体抵抗力反复交待嘱咐,安慰他家中一切都好,不必担心。

自2016年5月开通试运营至2019年底,长沙磁浮快线运营总里程343.4万公里,客流总量1183.6万乘次。2019年,客流总量397.1万乘次,同比增长20.43%;日均客流量10879乘次,同比增长18.78%。其中,国庆假期日均客流量达到15163乘次,10月3日创造的日客流量16227乘次为历史新高。(完)

汪江一边等待回复,一边心里也思虑万千,如果大家真的被交叉感染了,那进一步核查处置的系列问题也将接踵而至。当列车再次快速驶过武汉站时,看着往日人满为患的站台现已空无一人,他的心更慌了。

“三年多前,拍《苦乐村官》时,因为厕所和猪圈在一起,不仅有味道还有点吓人。像斯琴高娃她们几位女演员,拍一天都不敢喝水,怕上厕所。”《一个都不能少》导演白永成说。这次拍《一个都不能少》,还是白永成带着上海那批制作团队,“出发前,我们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准备,结果,到了村里一看,生活条件和城市一样好,想拍当年的‘穷’貌,几乎找不到景。”

汪江的请战书。贵铁警方供图

《一个都不能少》是白永成继《苦乐村官》之后操刀的第二部反映“精准脱贫”和“乡村致富”的作品,“事实上,一共是三部曲,《苦乐村官》讲的是扶贫,《一个都不能少》是关于脱贫的攻坚,第三部《美丽乡村》则将是一次脱贫的成果展示,这些天因为疫情,《美丽乡村》工作暂停了一段时间,预计也将于年底出炉。”白永成说。

在贵铁警营里,像汪江夫妇这样坚守在防疫一线的“警医家庭”还有很多,有守护站区安全的都匀东车站派出所民警肖艺龙和奋战在隔离病房接诊发热病人的护士妻子姜亚;有守护线路平稳的贵阳西车站派出所民警郭大勇和奔波在社区开展防疫消毒工作的妻子陈国丽;有坚守在成贵高铁新线的毕节车站派出所副所长郭博和作为威宁县羊街镇卫生院一名基层卫生监督协管员的妻子雷蕾……一个从医、一个从警,医者仁心,警魂热血,他们舍小家、为大家,战疫让他们从夫妻变成了战友,此刻在他们的心里,最长情的告白其实是“共同信念”。(完)

这个春节,很多人由于疫情防控需要改变了他们以往过年的形式,就地过年、“云”端团圆成为新的流行。通过视频拜年,让美好祝福“一线传”;上“云”端置办年货,人未归乡心意到;在除夕“云聚餐”,体验不一样的团圆夜;居家少出门,在网上追剧、网上旅游……这丰富了年的内涵,也使过年有了别样的韵味。

考虑到汪江妻子滕婷婷作为贵阳市观山湖区妇幼保健院的医生目前也坚守在防疫一线,家中还有1岁的孩子需要照顾,支队领导本打算安排他值乘短途列车。汪江得知消息后,又反复找到领导表达自己的请战愿望。“保证完成任务!”最终,在他的坚持下,1月26日那天终于接到替班值乘G82次列车的任务通知。随后,他便将孩子托付给岳父照顾。

之所以对乡村题材情有独钟,因为白永成生长于那里,白永成说,他从小随父母在甘肃的夏官营机场长大,由于贫困,哥哥、姐姐下乡插队落户后常常饿肚子,有一次,母亲让他送点咸菜肉丝给20公里外的哥哥姐姐,一场大雪,让他在放眼白茫茫一片的山中迷路了,竟失踪了两天,把母亲装在罐头中的咸菜肉丝也全都给吃了。他也不会忘记去兰州求学的路上,只有四十几公里的路程,他要坐上三四个小时又脏又臭的班车……“这次回去拍戏,我还特意去看了看,那些苦都已经成了回忆,再也找不到了。”

要说忆苦思甜的事,可不止厕所一件。拍《苦乐村官》时,白永成和演员们常常清晨5点进山,深夜11点仍坚守在北风呼啸的现场,当馒头、米饭送至拍摄现场,都冻成了硬邦邦的冰疙瘩,只能用发电车“暖和”一下,并用开水泡松软后再吃。有一次,遇到大雪封山,“所有人都在没过膝盖的大雪里扛着机器走,年逾花甲的斯琴高娃也拄着拐杖帮我扛电池,真的很让我感动!”那部剧拍完,白永成就病倒了,住进医院。

“这次拍《一个都不能少》,为了拍旧村面貌的镜头,真的找了好久好久,因为村民们都拆迁搬进了新住处。”白永成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荒废的村落。“其实,拍《一个都不能少》时间很紧张,前后只用了半年的时间。”白永成说,“所以,我对剧组要求非常严格,不允许演员带着剧本来现场,台词必须熟背,这些老戏骨全都做到了,所以进度很快。”

演员要住一段时间还真行,因为白永成要求演员们在开机前肤色不能太白,必须要晒得和当地群众一样,主演黄品沅真的可以以假乱真了。那天在一片空旷的地方拍戏,邀请了好多村民当群演,到了中午饭点,村主任一把抓住正在讨论剧情的黄品沅,“你还在这里干嘛?快去领盒饭!”“是的,一定要让更多的人走进农村看看。”提起接下来要做的第三部《美丽乡村》,白永成说,“接下来,观众可以在剧中看到,农村里也有很多发展的机会,可以让年轻人大有作为,扎根农村,不仅要脱贫,更不会再返贫。”

回忆起三年前,拍《苦乐村官》时,白永成说真的挺苦的。最难忘的是农家厕所,不仅臭气冲天,家家还都养着猪,“这其实是当地的一种厕所习俗,当地人认为厕所就应该和猪圈在一起。”白永成说,“当时有一位摄影师,坚持拍了三天,就因为厕所的问题,身体产生了不适,最后无法坚持,只能回去了。”摄影师能换,演员不能换,女演员们就不喝水,只能整天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