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效!西安五天时间建成民营抗“疫”医院

(原标题:高效!西安五天时间建成民营抗“疫”医院)

一番交流后,对方才向宋海东敞开心扉:“我一个人带着6岁的孩子在房间住满14天,我怕我不疯,孩子也会关出毛病了”。

等对方倾诉完,宋海东肯定了她的责任感,代表所有杭州市民向她和她的同事致敬,说“我们一起,在不同战线打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对方放松下来后也说:“一起尽力。”

“从年初一开始就没有休息过。”宋海东是一名从业28年的精神康复科医生,曾参与过印度洋海啸、汶川地震以及温州动车事故后的心理援助。

1月26日,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开通24小时疫情心理干预热线,为隔离观察点的居民和医护人员提供心理援助。热线开通以来,咨询不断。

“您是担心药物对小宝的咳嗽无效吗?”“是的,小宝以前都是吃抗生素才好的,现在被关着,我怕被这里的医生耽误了……”宋海东在微信上耐心为她解释抗生素与病毒的关系,并表明隔离点医生所开药物是有效的。

话筒里是一个疲惫的女声,她说自己要为在杭居家隔离人员进行体温检测,每天要去好几个社区。但得知出现了无症状感染者后,她整晚也睡不好,也不敢告诉家人。再加上日复一日高负荷的工作,她在电话那头哭出了声。

2月18日,陕西省西安市第一家民营抗“疫”医院建成,该医院能提供近500间独立的“隔离房间”。这家医院仅用不到5天就改建完成,展现了“陕西速度”。

他曾在微信上接到杭州隔离点一位妈妈发来的求助信息。那是1月28日,这位妈妈为6岁孩子的咳嗽而焦急。

截至今天,医院首批53名隔离留观人员已经入住,其中包括24名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从抗疫一线换防的医护人员。

宋海东马上给予回应,鼓励对方隔离期间做出的努力,和她讨论与孩子在一起可以做的事情。

“小宝现在有点咳嗽……我想弄点消炎药给他吃……”宋海东看到微信上隔离点医生开的药物,马上明白了她的需求。

相隔数里,宋海东和同事24小时在线,为求助者的心灵“修补”。

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相关人员正在接听求助者热线。李彬 摄

这是宋海东的工作常态。他笑称,自己差不多一天的时间都“奉献”给了电话与手机。

“很多求助者倾诉的,是和亲人不敢讲、不能讲的话。”宋海东曾接到过一名医务人员的求助。

俞霄霞称自己是坏情绪的“垃圾桶”。“有些人隔离时间久了,可能语气会有点冲,我们都能理解。”她把自己称为最隐蔽战线的战士。“我们一直陪着他们,他们才有勇气继续战斗下去。”(完)

近来,随着疫情升级,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热线求助电话量翻倍,热线白班的志愿者也从2个变为3个,夜班从1个变为2个。

俞霄霞是心理热线志愿者之一。用她的话来说,“常常一个电话挂了就来第二个”,没有上厕所和喝水的时间。“一天下来,嗓子都是干干的,但是想到能为那些心灵煎熬的人疏解,浑身就都来劲儿了。”

最近,他的手机上密密麻麻都是聊天记录。有时这边正沟通着,屏幕上方就会弹出十多个对话框,都是求助者。他们之中,有一线医护人员,也有隔离点的民众。

天佑怡康医院(筹)被西安市雁塔区防疫指挥部指定为留观医院后开始改造。改造后的病房内购置了全新的日常用品,以满足西安市抗疫期间的医疗需求。此外,西安市雁塔区还将从其他多家医院调集医护人员组建一支200余人的医疗团队,以提升医务保障力量。

有时,会有抑郁症患者和宋海东倾诉,称现在药快没了,又被隔离,病发了怎么办。遇上这样的情况,宋海东会尽力为求助者提供帮助。“不要慌,实在不行,我从医院给你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