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最心酸”的985接连遭遇4大难关百年名校“声名狼藉”

要说起2019年“最惨”的985高校,很多人都会提起山东大学,确实,山东大学因为所谓的留学生事件导致学校面临很大舆论压力,学校多年累积的良好社会形象轰然倒塌。但是在教育君看来,有一所高校比山东大学更惨更心酸,那就是北京大学。2019年“最心酸”的985,接连遭遇4大难关,百年名校“声名狼藉”。

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并成为我国最牛的高校,是无数考生心中的梦想,能考上北大,基本上都能有不错的前途。北大目前在文理方面全国第一,学校是文科生眼中的圣地。然而,实力如此强大的北大,却在今年接连面临舆论压力。

第四大难关:北大法律系某女学生自杀,疑似遭遇本校男友牟某某精神折磨,而牟某某当年靠着北大“博雅计划”考入北大,还通过支教获得了北大研究生资格。于是网友批评北大对学生品德考察不够,最终迫于压力,北大取消了牟某某的保研资格。

北大是我国近代以来全国最优秀的高校,从京师大学堂至今,北大就是我国高校的一面旗帜,然而今年短短一年之内北大就发生了4起让人匪夷所思,让人难以接受的事件,更不用提当初北大校长的“鸿hao之志”了,一系列事件让这所百年名校声名狼藉。大家不禁要问,当初的北大去哪了?

第二大难关:在今年的高考招生阶段,北京大学违背高考录取规则,将河南国家专项批次两名分数符合要求的考生进行强制退档,在河南招生办三次恳求下,北大招生人员依旧坚持将两位考生退档,退档理由竟然是担心考生难以完成学业,一时间舆论哗然。最后面对社会压力,北大纠正错误,补录了两名考生。

因为电影《早春二月》的经典,话剧《二月》的所有主创都在此次创作前专门重温该片。在话剧《二月》中饰演萧涧秋的年轻演员王玮专门就陶岚第一次与萧涧秋见面时坐在椅子把手上的姿态向前辈发问,谢芳对此颇感欣慰,“那个姿势是我自己专门设计的,导演也认可,为什么有这个想法呢,我觉得陶岚这个人,她自主、自由,她对自己的生命充满自信,我觉得她不该象一般的女孩子那么乖巧拘谨。”

她直言谢铁骊导演本人就很象萧涧秋,“他就是萧涧秋那样的人,我记得在片场他总是很平静悠然,我们有次甚至跟他开玩笑,‘铁骊导演,您家好像着火了’,他依旧是一幅特别平静从容的样子,‘是吗,那我一会儿回去看看。’”谢芳笑着回忆。

“但是真的,性格就是艺术。”谈到自己的表演,谢芳表示,“陶岚这个角色我真的感到很轻松,因为这个角色跟我本人比较接近吧,她成长环境比较优渥,比较自信、自由。”

第一大难关:北大在今年二月份遭遇所谓的翟天临“学术不端”事件,学校最牛的光华管理学院将翟天临吸收为博士后,然而翟天临在炫耀录用通知后却被学术打假,这着实影响了北大的声誉,北大也最终将翟天临进行退站处理。

电影《早春二月》由著名导演谢铁骊根据柔石原著《二月》改编并导演,是中国电影史上由文学作品改编的一部杰作。1964年《早春二月》在沪上映,也引发上海市民通宵达旦抢票热潮。《早春二月》的成功也让观众深深记住了孙道临、谢芳与上官云珠三位主演,其中饰演女主角陶岚的谢芳曾因出演电影《青春之歌》被广大观众所熟知,2016年她获得了第33届大众电影百花奖终身成就奖。谢芳用细腻含蓄的表演,塑造了陶岚等众多知识分子形象,成为几代人心目中知性女性的银幕代言人。

“这是一部90年前的作品,但我们在整个创作的过程,首先是把它做成一个当代作品在创作,柔石笔下的芙蓉镇有太多值得思考的东西,其中的一些甚至比我们很多当代的作品更具思考价值,它关乎当下,无疑也关乎未来。”导演李六乙说。(完)

谢芳表示,“当年的《早春二月》吸引了很多年轻人的关注,现在的年轻人跟当时是很不一样了,但我觉得这部作品里仍然有吸引人的东西,这些东西没有变。”

谈及当年参演《早春二月》,谢芳直言,“谢铁骊导演对《二月》有着深刻的理解,他当年给‘二月’加上了‘早春’,特别好,很直观的告诉人们,这是讲‘新’的一部作品。”

第三大难关:北大冯姓助理副教授道德败坏,一脚踩多只船,在同一天内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引发舆论强烈谴责。在上海财大对本校违背师德的副教授进行开除处理后,北大迫于舆论压力,将冯姓副教授开除。一个学校最重要的不是高楼而是大师,北大教师品行如此,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即将于1月上演的话剧《二月》则将以鲜明的舞台风格和忠实原著的戏剧改编带观众走进柔石笔下的“芙蓉镇”,在一代知识分子萧涧秋的琴声与书信中获得感悟,为凛冽的冬日带来这份拨开云雾见希望的“二月”暖意。

表演艺术家谢芳与话剧《二月》主创 王小京 摄

“孙道临当年饰演萧涧秋,他是太好的演员,学识特别渊博。”谢芳回忆说,“上官云珠的戏路太宽了,真的是演什么象什么。”